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一类 >

45款蜂蜜对比测试:11款含除害剂 7款掺糖浆

  消费之前需要注意哪些“陷阱”?诱导消费者的话术和骗局都有哪些?黑猫投诉平台帮您避开这些消费障碍,保障您合理的投诉需求。【点击投诉】

  抗生素检出、有除害剂残留、掺杂糖浆疑造假,快来看看你在吃的蜂蜜有没有上榜吧!

  蜂蜜是大家熟知的天然滋养食品。不过,你买的真是纯正、新鲜的蜂蜜吗?甜美的蜂蜜里又会隐藏着哪些难以察觉的不安全因素呢?

  2018年7月,《选择》测试了45款常见的预包装蜂蜜及麦卢卡蜂蜜(一种原产于新西兰的蜂蜜)产品。

  包括康维他、宝生园、玺蜂、蜂之宝、蜂巢牌、兰丝、益蜂园、养康、绿印牌、喜来等知名品牌,产地分别来自国内(含台湾)及新西兰、澳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

  测试了抗生素、除害剂残留量、糖浆掺杂、羟甲基糠醛、微生物等5个指标,对比了这些产品的安全性、真实性及新鲜度。

  结果发现,大庙口、喜来等2款蜂蜜检出多种抗生素,兰丝、绿印牌、爱比素、Superbee UMF等11款有除害剂残留,大庙口、养康、益蜂园等7款掺杂了糖浆疑有造假;蜂之宝、家得路、Superbee UMF等5款羟甲基含量偏高,新鲜度欠佳。

  蜂蜜,是蜜蜂从植物中采取的花蜜或体内的分泌物。某程度上,蜂蜜的品质和产量取决于蜜蜂身体的“好坏”。

  因此,养蜂业可能会使用一些抗生素,来治疗及减少蜜蜂患病的几率,以提高蜂蜜的产量。

  常使用的抗生素有四环素类、氯霉素、呋喃西林、英氟沙星等9种,这些抗生素有可能被蜜蜂吸收后,转移到蜂蜜中,造成残留,威胁人体健康。

  测试显示,45款蜂蜜产品中,喜来天然蜂蜜(Hero Natural Bee Honey)检出甲硝唑等多达8种的抗生素,另一款大庙口天然蜂蜜则检出呋喃西林等2种抗生素。(如图1)

  这些抗生素中,甲硝唑在动物实验中已被证实具有致癌性;呋喃西林也是基因毒性致癌物,可能引起基因突变。

  虽然目前对于上述两种抗生素并没有制定每日容许摄入限量,不过包括中国、美国及欧盟等多个国家和地区,都不允许甲硝唑和呋喃西林这两类抗生素用于食用动物上。

  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柏良医生表示,蜂蜜样本中检出的微量抗生素残留主要来自环境和不适当的养蜂方法。

  香港消委会认为,每日食用正常分量(1茶匙)的蜂蜜,摄入的抗生素虽为微量(少于1微克),但长期如此可能会造成人体耐药细菌的产生及增加患癌的风险,部分人群也可能出现皮疹、舌肿等抗生素过敏症。

  另外,有11款的蜂蜜产品检出除害剂草甘膦或者双甲脒,含量为0.011mg/kg至0.075mg/kg,其中绿印牌三叶草鲜蜂蜜的草甘膦含量(0.051mg/kg)轻微超过了欧盟标准(≤0.05mg/kg)。(如图2)

  不过,根据欧洲食物安全局为草甘膦所制定的每日容许摄入限量(ADI)0.5mg/公斤体重,一个60公斤重的成年人要大量进食才会超过限量值,因此正常食用分量下应该是安全的。

  无论是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还是中国的蜂蜜标准,都明确规定,蜂蜜中不能添加糖类或代糖类等物质。

  一旦额外添加糖类物质,那么这样生产的蜂蜜就是假蜂蜜,即是欺骗消费者。但消费者难以通过品尝口感的方法来辨别线月,《消费者报道》也曾经做过蜂蜜产品的对比测试,发现百花牌洋槐蜜、

  8品牌蜂蜜测评:百花牌和同仁堂涉嫌造假此次,《选择》通过测试碳3植物糖和碳4植物糖来鉴别蜂蜜产品中是否人工掺杂糖浆。

  还有1款麦卢卡蜂蜜(Superbee UMF)同样检出了掺假的碳3植物糖,而另外也有2款麦卢卡蜂蜜检出碳4植物糖,轻微高于检测限,但考虑到测试方法可能会稍稍增加碳4植物糖的实际含量,故此2款麦卢卡蜂蜜并未被列为假蜂蜜。

  蜂蜜中的HMF会随储存时间和储存时受热加工处理的增加而升高,所以HMF越低的蜂蜜,就代表蜂蜜越新鲜。

  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及中国的蜂蜜行业标准均规定,一般蜂蜜中的HMF不得高于40mg/kg,部分热带地区为不得高于80mg/kg。

  另外,由于蜂蜜中糖分含量高,水分含量相对较少,嗜高渗透压酵母和嗜干霉菌更容易在这种条件生长繁殖。

  如果这些微生物在蜂蜜中进行发酵,就代表蜂蜜的品质开始下降,甚至不能食用。

  此次测试中,益蜂园牌蜂蜜的酵母数量偏高并有发酵气味,另有5款的酵母数量偏高但没有发酵气味,不过可能有发酵的趋势。

  而正纯牌和New Zealand Honey蜂蜜则检出嗜干霉菌,分别是51cfu/g和170cfu/g。

  3、由于蜂蜜具有一定的酸性,应尽量避免用金属容器或汤匙接触蜂蜜,以免金属被溶出。

其他产品: 产品一类 产品二类 产品三类 产品四类 返回头部